新闻中心

顶层设计明确互联网+农业路径渐清晰

     自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两会上提出互联网+以来,互联网已经成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风口。5月15日,商务部发布了“互联网+流通行动计划”。6月24日,国务院发布了“互联网+行动指南”,明确界定了互联网+的11个重点领域,现代农业排在第三位,仅次于创业创新和协同制造。农业部等其他部委也将在不久的将来推出互联网+相关领域的行动计划。农业,似乎是最古老的传统和最远离互联网,将成为裂变和新的,因为连接到互联网。与互联网相距最远的农业,的确是互联网上最难添加的领域,但它可能成为最具想象力的空间上的一种变化,而农业由于其特殊性,也将能够重建互联网+在消费品领域的连接逻辑。

     我国农业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各种风险和结构性矛盾也日益突出。6月30日,在互联网+农业路径与变化论坛上,农业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副司长王晓平表示,中国农业发展既面临着农产品价格的上限,也面临着成本的下限。与占农业利润大部分的外国农民不同,中国农产品的利润是一步一步地被吸收和消化的。同时,农业生产成本逐年上升,农产品滞销问题时有发生。进村比电子商务更重要的是进村,更重要的是解决农产品出村的问题。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今年1月至5月,网上实物零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38.5%,比同期消费品零售总额高出28.1个百分点。一般消费品的网上购物已经成为一个规模,成为一个系统,无论是一个大的平台还是一个垂直的领域,都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龙头企业。农产品电子商务虽然起步较早,但还远远没有形成规模较大的大型企业,也没有解决企业的利润困境。

     业内人士表示,这受到农产品溢价低、物流成本高的特殊产品属性的限制。因此,传统互联网+消费品领域的业务逻辑需要调整。一目田研究所所长高海燕认为,现阶段B2C模式不适合农村以外的农产品,提高客户单价的最佳途径是B2B。不同于B2C和B2B在消费品领域,Iteret+农产品需要直接进入B2B模式。

     对于农业、农村和农民来说,我们不能采用以往的网民教育方式。现阶段网络+农民的方式是不可取的,我们应该选择互联网+农民组织。中国社科院教授方国英指出,农业合作社的规模效应可以解决许多问题。荷兰大约有几个合作社,但中国有数以百万计的农业合作社,其数量很大,但规模很小。需要考虑中国合作社如何在连接互联网的过程中找到与农民合作的创新机制。

     此外,农民的技术敏感性、互联网意识和进入市场结构的能力较弱,这是国家需要推进的一种包容性教育。据报道,自2014年以来,农业部在3700个村庄建立了有益的农业信息社会,通过信息进入村庄解决最后一公里的服务问题。今年,伊农新闻社将遍布全国各地,为农民提供公益服务和便利服务。

上一篇:丁声俊:多辟新径种好地探索新法解难题

下一篇:东北大米振兴:让农民富起来

在线客服

关闭

客户服务热线
400-1234-56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二